• 2014-10-22 穷是病得治 - []

    头很疼。

    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或者说我明明是都懂的,不过是不愿去做而已。

    买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剁手。错过了等成为怨念,也遗憾得无法自拔。从一个圈子跳到另一个圈子,却总是挑不出只有自己的圈子。就像困住猫的那根绳,其实什么也不是。

    就像一把撒在桌子上的糖,食之嫌弃,弃之可惜。

    看不开,不明白。

  • 2014-06-30 碎片 - []

    还没有开始 才没有终止

    1

    只有失败的人才会思考人生,而成功的人是让别人思考他的人生。所以其实当我打出这行字时我就已经没有一分赢面了。

    有时候我也在想,到底是断网是第一生产力,还是考试呢?

    2

    从微博这东西横空出世时就有人说过,以后我们的阅读都会是碎片式的阅读了,这是手机屏幕做得再大也无法阻止的。从此学会了不耐烦,学会了“太长不看,太难不听”。自己无法心静然后赖给环境浮躁。我没有想要真的写一封检讨书,事实上我从来讨厌形式上的检讨,曾经也玩笑一样帮别人写过,还当作一项引以为傲的技能,现在想想也挺可笑。但我想要说的是,如果我哪一天真的把自己弄死了,也就是自己作死的。在很多人看来我已经有了别人苦苦追逐的东西,但我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心了。

    像得了不治之症一样埋头玩手机,不分早晚,斡旋于多个游戏之间,以前喜欢的小说也无法再看进去,因为开头沉闷就没有继续的意义。觉得听课没有意义,但是课下也不再看书做题。本来还想着混吃等死然后突然被当头一棒,混都混不下去了吃毛线啊?!

    3

    后来想了想觉得还是考试才是第一生产力吧,毕竟我大多数东西都是在考前写的。从以前纯粹发泄到习惯,然后甚至成了必需的形式。我自己讨厌形式,但这又是自己最后的侥幸。

    4

    虽然口口声声说着末日,可我从没真正地去想过有这一天。人总是要天真一两回,即使我天真的时候远不止一两回。没有未来的我是什么样子的,我会无处容身吗,会露宿街头吗,会孤独终老吗。是不是在预言中的红日中合上眼帘,死法却和唯美相去甚远。

    只在毁灭的前五分钟开始真诚地忏悔,如果我能幸免于难我一定……和一定……早知今日我必不会当初。其实鬼都知道再来一遍不会有任何区别。小时候爸爸总是讲那个残酷的诱惑的故事。想来他真的是太了解我了。

    我以为我是不怕死的。或者说其实人没有到生死攸关的时候,都是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怕的。怕得要死。很多时候我们抱怨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但那很多时候也是和别人无关的。

    5

    所以想了想,还是到这儿吧。不真心的话,凑数的话,写出来也是恶心自己。

    现在的我,尽人事,听天命了。但如果没死,我会兑现之前的话。

    6

    言尽最好于此 留下什么意思

    让大家只差半步成诗

    我还是挺喜欢林夕的词的。

  • 2014-06-08 食言 - []

    若是人生在世全靠健忘,你我重逢如何别来无恙。

  • 或许是我太矫情。总是有一些无端的骄傲,觉得无论是学还是玩,我都有机会到达最好,最顶尖的位置。当然事实是毫不留情地一直在打我的脸。一个没有初心的人,大概也是不配有站在巅峰俯视众生资格的吧。Anyway,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那时候看了S3的小组赛,然后就义无反顾地成为了这支队伍的脑残粉。在此前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有关他们队伍的一切。我知道的只有他们小组赛华丽的成绩。而在一项竞技运动当中,最重要的无疑也是成绩。

    后来又是怎么发展成脑残粉的呢?好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在半决赛他们输掉了国内德比。其实两只队伍都是中国的,对于一个半新手,连B/P都一知半解的人来说有没有区别,也是不知道的了。我知道的还有第二场比赛我没有看到最后,就失落地关掉了直播,然后我没有看决赛了,只有兴味索然地刷几个坛子,发现大家从开始的自信,期待到揪心,失望,绝望,还有谩骂。开局太梦幻,以至于突然被一闷棍敲醒时有些无法接受。

    中国电竞是不是真的没戏了,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每天还都会有无数人打开这个游戏,赢得胜利或是输掉比赛,孵化梦想或是黯然退场,浪费无数口水和心力与交付全部或是部分青春。有人赚得名利,有人吃掉梦想,有人苦苦挣扎,最终都只成为历史上一页的边角。正中的焦点永远只能有一个,第二都不行,是这个世界残酷而合理的规则。

    之后的再见是WCG,又是一样的结局。在决赛败于韩国。那时的我一直等到了最后一届WCG平常却又不平常地落下帷幕,闭幕式结束了,喧哗散去了,屏幕变黑了,我还是恍然地没有退出界面。我开始正视S3时的运气还是实力的纠结问题,开始看OGN,开始找各种各样的比赛来看。更加遗憾的是,这次失败没有让我粉转黑或是哪怕是路人,反而让我更加地去关注他们。关注微博,追队员的直播,刷贴吧,只为知道他们的哪怕只是一点点消息也好,或者借用一句话,黑也好,捧也罢,总是强过石沉大海的。从一开始的对于别人的喷和黑难受,到习惯与无所谓,我以为我的心最起码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玻璃做的。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而喜欢呢,其实本来也不该问这个问题的。因为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喜欢只是一种不会有预感和理由的感觉。因为他们帅,因为他们性格很可爱,因为他们会自黑,因为他们的队服是我喜欢的颜色,因为他们是他们。萌萌的喜欢绣花还特别会自嗨的带头大哥,最近打野技术一直被诟病曾经放弃又回来的吉祥物柚子,对自己特别自信不用卖就很萌的萌妹,笑起来很可爱很单纯的伞皇,辅助打得像打野的很帅的灵药,喷人毫无顾忌但是现在也有所成长的达七,完成从粉丝到其中一员的励志故事的夕阳。他们并不是毫无黑点,但我更愿意看到他们的亮点。我理解每一个人的嘲讽讥笑咒骂,并把这种行为当成是对他们的期望与鼓励,我更开始理解每一个被鄙视的脑残粉,这样盲目的喜欢是需要付出勇气的,因为随时都会被现实一个耳光抽过来,但也是美好的,因为所有的“喜欢”,本身就是一种美好。

    不过既然作为一个脑残粉,自然也是要有脑残粉的操守的,比如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成绩不好,一再地掉链子而花痴症减轻,反而会陪着他们一直失落。或许他们真正的操作实力并不亚于他们的对手,当然我知道心态甚至于运气都包括在实力当中;或许他们有一天能够成为奇迹的创造者,能够克服所谓的心理障碍,不过他们所剩的时间其实也并不多;或许只是或许。春季常规赛输IG和WE,IET输EDG,全明星输SKT1K,菜就是菜,逗就是逗,愿赌服输,不需要洗白,就像喜欢不需要理由一样。

    这个圈子太乱,在大染缸里呆久了,难免会沾到不称意的颜色。有人怪到体制的问题,但是也并不完全,韩国的模式也并非是毫无缺陷,成熟的商业化运作带来的后果也有像队员假赛自杀的事情,直接的优胜劣汰带来的也是巨大的压力,最终同样是踏着如山的尸体才能够登上顶点,就是不知道那时还有没有人问他还记得当初的梦想吗。

    我知道几年后,这个游戏就会渐渐从大众的视线中消失。还会有人在新的世界中做出尝试,还会有人为了一场比赛而笑,而哭,而罔顾旁人看疯子一样的眼神。这只是自己的一个选择,就算以后会后悔,也要选的路。

    我不是很喜欢娃娃的解说,但我记得他在那期《英雄代言人》中说的那句话,一个人受得起多大的骂名,就受得起多大的赞誉。还有瘫队的那句话,我只想要打职业,不需要给我钱,我就是想玩。我知道输掉比赛,或者输掉更多的东西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对每一个人都是,也知道结果就是必须会有人要输掉。但我也很庆幸今天的我还能够为他们的失利而心碎,最起码这样直戳心底的痛感,还能告诉我自己真实的存在。

    高温烧得多了,玻璃心升级为陶瓷心。总是要碎的,只是不知何时。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打匹配时玩的是艾希,紧张得放大招时手都在抖,我记得自己第一次赢了一局时关了麦但是高兴得要跳起来。我记得他们S3小组赛第一名出线时的笑容,我记得他们输掉时的懊恼与沮丧。假如历史也不再记得,我还会记得。何其幸运。

  • 2014-04-26 影之森 - []

    前几天被拉进了初中同学的聊天群里。却没有任何话可以说。仿佛我还记得那些名字,实际上又和已经忘掉没有区别。就像我从来只在各种微信扣扣群各种论坛社区里潜水又不曾真正地把他们全部关掉一样。一边嘲笑着世界上其他人智商硬伤一边和自己喜欢的样子渐行渐远还仍无作为。

    说真的我已经不太敢看自己三年前写过的东西。那或许比我现在所能够写出的东西好太多。可是我又分明已过了轻易地会为那些东西感动的年纪,比如那时候我很喜欢的作者,和她写的《光之林》。

    或许我只是不需要希望。无论是那些假惺惺的毫无营养的鸡汤里的,还是来自更现实的世界里的。每天看着许多许多人的纠结悲剧,许多许多的暴躁挣扎谩骂,让我觉得仿佛我过的很好,但是我又分明地觉得我过的很不好。又像是误入了一片阴郁的密林,外面是光明得刺目的日光,我却不再需要找到出口。

    任性自闭被动幼稚懒惰自私。

    没有梦想。